轻便易行介绍了眉目,美国播出后的碎碎念

抢在上映首日在IFC Center看了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片子很长,全放完要3个小时。现在看这个版本虽然略显冗长,但足够让人意犹未尽,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以下几点。

朋友推荐了一部时长3小时的金棕榈获奖影片——《阿黛尔的生活》。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生活很残酷,却无限接近最温暖的蓝色。

(看了一些回馈,谢谢大家的指正。因为只是看完后随手记下自己的感受,并没有仔细的思考与修改过,有很多瑕疵与不严谨处。下次再看完后会修正一些内容与文字。谢谢!)

自认自己是个观影品味比较恶俗的人,一向对被各大奖项青睐的影片望而却步,总觉得是压抑、晦涩难懂的。可朋友的一再推介,豆瓣上几乎一面倒的高分好评,最关键是对“女同”这一群体的无限好奇,驱使我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跑去找资源了!

Adèle遇到了Emma,那属于初恋的心动悄然而生。而随着双方的阶级差异 (Adèle自我定位不明确,Emma为爱好尽心为爱执着有追求)→艺术造诣(Adèle喜欢文学却不喜欢过度解读,Emma热爱绘画,坚持自己的明确看法)→交友圈(Adèle无法融入Emma的朋友圈)等问题暴露越多,缺乏足够和正确的沟通, Adèle感到孤独出轨,成为两人分手的导火线(换作别人也许会有复合的可能,但Emma追求纯净的爱情)。

1.脱得够快,够彻底,够突然。电影开始没多久Adèle就开始脱,先是自摸,再是跟小摇滚男,本片重头戏,Adèle跟Emma真枪实弹大战三回则占据了后三分之二颇长的篇幅。我们的女主脚在Chapter 1里身材不算棒,可她的脸上的赘肉再多也遮掩不住年轻乳房的美好。这部电影的性爱场面够多,时间够长,长到甚至有点让人厌倦。看到有批评说这种同性爱场面比较假,现实中女同并不是这样的。现实中是不是这样,我没调查过,不好下定论。这种性爱戏当然可以做噱头,在此片中也确实不可或缺。制片方在美国上映号称一刀不剪被判成NC-17,与主流院线无缘。现在看这是一种策略性的做法,在性爱场景上略剪几刀并不会过于影响剧情的完整,如果不是说完全没有影响的话。当然导演和制片人可以有自己的坚持,因为这部影片即便上了主流院线恐怕也不会在商业上有多少斩获。两位演员非常用力,特别是这位年轻的Adèle。因为是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这么长的全裸性爱戏,前几场的注意力都被分散到生理层次去了。如果有机会重看的话本片的性爱场面应该再认真审视一遍。相当多破解人物的线索埋在这些香艳场景中。同性爱对不同观众的影响?作为一个男性我要负责任的说一句,管它上面是一男一女一男多女多男多女还是只有很多女性,我都喜闻乐见。不过女性对同性爱场面的反应,以及LGBT人群对这些场景的反应对我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结果整整3个小时,全程一动不想动,哭着,笑着,觉得被温暖了,转身,却又有抵不住的刺骨冰冷来袭,到最后变成心里只剩怎么都挥之不去的无奈一直盘绕——原来爱最大的敌人无关性别,始终有且只有现实!她们的爱能跨越性别的障碍,却敌不过阶层的鸿沟。

Adèle残酷地把她的孤独(无法走进Emma的世界)寄托在与别人的缠绵上,殊不知孤独是一种人生的常态(并不是Emma冷落了她,而是自己也应该有所追求与爱好)。只是, Adèle只是爱Emma这个人,因为她从未想过让自己进入Emma的生活,她缺乏想法与目标无情地将自己与Emma渐行渐远。

2.吃的够多,够烂。我们年轻的Adèle在Chapter 1里主要干了两件事,除了搞之外基本都在吃。所谓食色,性也,可小Adèle在家里一遍遍吃着意大利面和土豆,伤心了就在床下抓一把零食,导演还是给特写,让在饭点时看这部时长3小时的电影前特意吃饱了的我患上了暂时性pasta恐惧症。看到里面的演员们一脸幸福的咀嚼着各种红色的pasta,一次次引发了胸腔以下部分的生理不适。吃的场面对Adèle这一人物的塑造是极为关键的。吃什么,和谁吃,什么时候吃,吃的时候在干什么,在说什么,前两个小时大部分剧情就靠这些细节推进。最重要的三场吃戏是Adèle拜访Emma家,Emma拜访Adèle家以及Adèle为Emma准备的party。在这三场戏之后,所有线索都非常清晰明了的指向Adèle同Emma必将分开的结局,而且一定不会是原作漫画那样的狗血结尾。有意思的是这部电影前的trailer里有一部是齐泽克各种瞎白话电影中的意识形态,2分钟时间狂言意识形态无处不在云云。这部电影里谈不上有太多意识形态元素(并非完全没有,并且那些元素还相当突出),但在这几场戏的处理中导演显然植入了他自己对剧情的考量。前两场家访的戏里明显形成一种对位,从人物表情,谈话内容,家居陈设,乃至吃本身都一再提示着这种事实上根植于不同阶级背景间的相互冲撞所必然导致的崩盘。我对法国的物价没有概念,不过从影片中判断,海产显然是一种相对奢侈,至少是中产阶级的食物。我们的Adèle不知道应该把柠檬汁滴进牡蛎里,她虽然声称不喜海产,可尝鲜之后却像吃pasta一样吃个没完;对位出现在Emma吃pasta的场景中,Emma对这一深受大西洋两岸劳动人民喜爱的无产阶级食品显然没有太多胃口,只是轻轻的吸了一根,而在下一个场面中,胃口一直很好的Adèle也只吸了一根。而在更早的一场野餐戏中,Emma对食品的挑剔与Adèle对食物的来者不拒已经在预示着两人间不可调和的鸿沟。虽然观看时有意识留意两场家访餐叙后的床戏,但注意力还是不可避免的被银幕上几片硕大的白肉吸引了去。相信这两场戏后的性爱场面一定会有所差异,至于差异在哪只好等下次观看时再留意了。

导演运用了大量的,近到几乎贴到演员脸上的镜头。镜头下,两位主演Adèle和Emma每一丝的眼神和微表情都被放大,细腻的诠释让人惊叹,令观者代入感极强。就像这部细节处理堪称完美的影片一样,回味无穷!

就我而想,阶级差异什么的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缺乏沟通,两个人想在一起长长久久,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只有肯定自身价值彼此充分平等沟通,才能爱得不累不痛不孤独,才能感受对方温存的那一抹抹蓝色……

3.除了干和吃,这部电影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各种嘚吧嘚。看到我们的Adèle在面对Emma家人时的困窘场面,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脑子里则布满了布迪厄。这部电影残忍的地方在于,每一个细节,每一句台词,都在彰显阶级差异。Emma的母亲和继父思想开明,她继承了生父的艺术细胞,对上层阶级的话题无一不知;Adèle学的是法国文学,却不知道萨特的名言,也没读完Emma在高中时代就念完的书。Emma的父母强调明确目标的重要性,而Adèle的父母只知道女艺术家应该找一个有钱人养着。英美版电影用的是漫画的名字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法国原版的名字是La Vie d'Adèle – Chapitres 1 & 2。其实从一开始,这部电影就是以Adèle为绝对中心的,它确实在讲,或者说只在讲Adèle的生活。我们所见到的Emma,永远是和Adèle一起出现,或者是在Adèle视角中出现。电影中只有第三者追踪Adèle和Adèle自己两种视角。从这个角度讲我感觉这部电影并非一部爱情片。当然爱情,或者对爱情的幻想是本片的唯一主线,但是它的叙事围绕在Adèle身边,或者说聚焦在Adèle生活的失败上。Adèle生活的失败依旧在影片开始时就被点出,远早于Emma第一次出场。这样一个姑娘,永远处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状态中,她的生活中也缺乏能够指导她的人。在同Emma父母的餐叙中,Adèle谈到学校对自己的重要性:学校给了她一个摆脱周围平庸生活的机会。也正因为如此,在更早的一场戏中,Adèle说道自己不喜欢那些限制自己想象力的老师;而她对课程的喜爱程度,也建立在老师个人,而非课程内容上。她生活中的一系列失败是可以被预期的,在这个意义上这是一部极为写实,乃至极其冷酷的现实主义电影:我们的Adèle不但缺乏明确的目标乃至建立目标的意识,伴随着这种致命性的意识短缺,她也缺乏实现目标的能力,更没有个人实现所必须的心理素质。反观Emma在每个点上都与Adèle截然不同,她不但聪明,有目标,有对自己艺术态度的坚持,同时也有灵活的手段和坚定的决心,乃至对平淡生活的淡然态度。不应刁难我们的Adèle,她的出身决定了她难以获得Emma一样的视野和能力。可以看到导演个人背景对影片的影响:影片中无处不在(同时也难以被我辨识)的阿拉伯元素,通过演员之口对美国的抨击(引发纽约观众大笑),Adèle的同学的身份(可以明显通过肤色和面相认出),这位贴心的导演为了防止像我这样对法国社会缺乏基本概念的观众误解他的意图,干脆在gay吧一场戏里明说Adèle这个名字来自阿拉伯语,为此他将原作中女主角的名字,甚至作品的名字都改了。我不能将这些已经符号化了的元素全部辨识出来,这部影片的方方面面确实可供齐泽克先生尽情发挥(他的想象)。

关于爱:

生活很简单,吃,睡觉,做爱。现实很残酷,却无限接近最温暖的蓝色。

4.我不认为这是一部爱情片,简单将其归进同志电影更有简单化(过头)之嫌。本片中爱情的可贵更在于此。Adèle是个一直迷惘的姑娘,但她和Emma的爱情,却是真实的。我们的Adèle最可爱,或者说最惹人怜爱的部分也在于此,她看重这段爱情,这是她一生中唯一的,真正的爱情,她以此为生,且将继续以此为生。在最后那场略显多余的画廊戏里,Adèle寻觅着蓝色,她最后看到了什么?她只看到一幅幅的红色,最后竟是通过红色的来源才找到了唯一一抹蓝色。在又一个镜头中,我们看到Emma和“红色”在蓝色前合影。这是一个Adèle的视角。这是全片最触动我的两个地方之一。另一个出现在前一场的餐厅戏里,不懂酒的Adèle为Emma点了white wine,而这是她打电话给Emma的继父特意确认过的。她(徒劳的)试图用性挽回Emma,但我们已能看到Emma此时的态度:她已经不爱Adèle了,尽管在此前的时间里(我们知道至少有3年),Adèle从没有忘记Emma。下一场戏则用更冷酷的方式确认了这一点:既确认了Emma对Adèle再无念想,同时也(颇为滑稽的)确认了Adèle同Emma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Adèle这样一个姑娘,她生活在自己的爱情中,挣扎在不喜欢的工作里,除了爱情她一无所有,可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她失去爱情,并且再无挽回的可能。如果编剧把我们的Adèle写成原作中一样得绝症死了,对这个人物还真是一个彻底的解脱。

看完这部影片后,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Adèle到底是不是女同?她是爱同性?还是爱的只是Emma?根据导演的线索,似乎他给出的答案是后者。从一开始,Adèle就明确只对Emma感兴趣。

5.我自己不是同志,又是个(对女性同性爱喜闻乐见的)男性,所以在观看的3个小时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影片的同志背景。相信相关分析已经汗牛充栋,在电影大规模公映后这些分析只会更多。有关同性恋,或者说女同性恋的情感,我并非专家,也没有很强的兴趣。之前在大学里接受了这样一种观念,即同性之间的感情,它的情感模式,与异性恋没有本质区别。这种说法后来被同志(专家)嗤之以鼻。但至少在这部电影中,我从看到的内容中,我没有感受到这种本质差异。因为直到影片的最后,我仍有这个疑问,我们的Adèle,为了同Emma在一起同家庭决裂的Adèle(原作明示,电影暗示),她真的是个蕾丝边吗?通过导演的线索,似乎他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从一开始,Adèle就明确只对Emma感兴趣,她被Emma的蓝头发吸引,产生了性冲动(第一场自摸戏);她到gay bar,虽没有明确目的,但我们知道她是在期待Emma出现;而在那之前,她只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个蕾丝边,因为她在同小摇滚男分手后被一个姑娘吻了;party上她被问起是不是只谈过Emma一个女朋友,Adèle疑惑的说是;在出轨之后,我们的Adèle撒的第一个谎是假称自己被一个姑娘送回家—在遮掩出轨这件事时她的第一反应是遮掩出轨对象的性别。与之对应,Emma的态度则是非常明确的,她14岁就知道自己是蕾丝边,此后便同女同交往,混迹在女同圈子中。至少通过这些线索,我们可以颇为明确的知道,Adèle她不是蕾丝边,她甚至连双性恋都算不上。我们没有看到她对一个性别的爱或一个性取向的爱,我们从头至尾看到的都是她对Emma一个人的爱。这种爱,可以说它是来自不靠谱女青年的自我幻想,也可以说来自性的投契,可它是如此使人触动。这样对一个个体的爱情,它是如此纯粹,如此稀有,它跨越阶级界限,乃至跨越性向差别。从始至终,只有我们的Adèle在坚持着这种爱情。换句话说,从始至终,也只有这个没有太多文化储备,尽是幻想且缺乏行动力的姑娘,真正获得了这种爱情。我是那样爱她,尽管对她有鲁迅式的抱怨,可我还是期待,在最后一个镜头之后,投身进房地产业的阿拉伯裔法国小伙能追上她,给她一个平庸的幸福。

Emma出现前,Adèle和其他同龄女孩儿一样,脑中幻想的,口中讨论的都是异性,遇到爱慕自己的男生,会害羞,会兴奋,会有点小骄傲。可当蓝头发的Emma无意间与自己擦肩而过,眼神交汇后,被冲击到的Adèle当晚性幻想的对象竟然就变成了那个只匆匆一瞥的女生。以致后来在与男友的欢爱中,Adèle丝毫感受不到乐趣,并对自己的伪装感到恶心。性取向上的突然转变让年轻懵懂的Adèle感到困惑,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个蕾丝边,她开始试图寻找答案,而这答案只有她心心念念的Emma可以给她。

她去les吧只为了能再次遇见Emma,而对于其他女同的接近带着细微不易察觉的抵触;
她讨厌听到朋友嘴里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拉拉;
派对上,当她承认Emma是自己交往的第一个女生时,她说自己不能想象和其他人做这些;
她出轨的对象是男人;
在出轨之后,Adèle撒的第一个谎是假称自己是被一个姑娘送回家——她在遮掩出轨这件事时的第一反应是遮掩出轨对象的性别。

为Emma与亲朋好友决裂的Adèle在这场爱里全身心的投入着。她在意Emma对她性技巧的评价;为了完满筹备Emma的画展和庆功派对,她几次三番拒绝同事的聚餐邀请,谨慎小心的里外忙弄着;在Emma要分手时,她卑微地乞求;甚至在分手三年后重聚前,还特意致电Emma的继父,打探Emma喜欢喝的酒,并试图用性去再次挽回Emma。

透过这些细节,已经可以颇为明确的知道,Adèle不是蕾丝边,甚至连双性恋都算不上。我们没有看到她对一个性别的爱或一个性取向的爱,我们从头至尾看到的都是她对Emma一个人的爱。这种爱,可以说它是来自不靠谱女青年的自我幻想,也可以说来自性的投契,可它是如此使人触动。这样对一个个体的爱情,它是如此纯粹,如此稀有,它跨越阶级界限,乃至跨越性向差别。从始至终,只有Adèle在坚持着这种爱情。

关于阶级现实

踏入“腐门”才半年的我,常常会看到一句类似玩笑的话:同性之间才有真爱!我的理解是,因为是布满荆棘的非主流爱情,被议论,被侧目,被阻挠,被唾弃⋯⋯如果两个人可以冲破这些,谁敢说这不是令人动容爱情!可看了这片子后,我突然觉得,无论是异性之间,还是男男之间,亦或是女同之间,所有领域的爱情,都有且只有一个敌人——残酷的现实。

其实贯穿影片始终,导演通过无数细节刻画了Adèle和Emma成长环境、人生目标、生活态度的种种不同。

最开始从两位主演对吃食的喜好上就已有所暗示。Adèle什么都吃,毫不挑剔,尤其喜欢欧美劳动人民饭桌上最常见的,廉价平常的意面,于是,大量Adèle和家人咀嚼裹着红色酱汁意面的镜头让人印象深刻。她虽声称不喜欢海产,但却不知道将鲜柠檬汁滴进牡蛎里的吃法,拜访Emma家第一次尝鲜后停不下来的表现,和Emma去Adèle家拜访时,只简单吸食了几口意面的表现形成鲜明的对比,暗示着两位主角所处阶层的大不相同。

两场家访的戏,从人物表情,谈话内容,家居陈设,乃至吃本身都一再提示着这种事实上根植于不同阶级背景间的相互冲撞所必然导致的崩盘。

Emma家思想开明,知道并坦然接受自己的女儿是同性恋的事实。她继承了生父的艺术细胞,对上流社会的话题无一不知。她坚持自己对艺术的态度,同时也有灵活的手段和坚定的决心去实现它。

而反观Adèle,就像初始对自己的性取向感到疑惑一样,她甚至对生活里的一切都很困惑,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对科目的喜好建立在授课老师身上;她无法冲破老师在教学上的阻碍而谈自己独立的思想。这是由她家庭所处的阶层决定的,她的父母认为Emma的职业不现实,认为女艺术家要有一个有钱人养着才能谈理想。她生活中的一系列失败是可以被预期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一部极为写实,乃至极其冷酷的现实主义电影。于是,激情褪去后,Emma对Adèle人生规划的不认同,成了爱情渐远的起点。

影片对阶级冲突的处理从未激化,它只是默默的做着这段感情的实质杀手,观影时如不细细思考,会觉得两人的感情是在Adèle出轨时戛然而止的,其实隐藏在表象背后的却是那强大的,不可逾越的鸿沟。甚至臻于完美,极致契合的性爱在它面前也无能为力!

我没看过这个导演的其他作品,不了解他一向的拍摄手法是否都如此细腻。但这部影片的细节处理真是让人着迷,它们诱使观众在观影后还会久久回味,细细品尝,每突然了悟一些细微,就让人感到兴奋、感动,进而更加感同身受。也许这就是好电影的魅力!

比如对“蓝色”这一元素的处理,它的出现、消失都预示了这段感情的走向。Adèle喜欢蓝色,这点从她的寝具到壁纸,以及她的书包都可以看出来,所以当有着蓝色眼睛,顶着一袭亮蓝色头发的Emma出现时,Adèle迅速被这个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蓝色温暖的人所俘虏,毫不挣扎地陷落。 在以Adèle为缪斯的Emma的毕业画展上,蓝色是主旋律,每一副唯美的女体上都有一抹亮丽的水蓝色,清澈而美好,就像她们彼时完美的爱情。

随着剧情的发展,电影中有一个转折,Emma的头发突然染回了金棕色,其实那便是Adèle梦将醒的预兆。最后结尾,Adèle受邀参加Emma再一次的画展时,她精心打扮,穿的也是一条蓝裙,画廊里,Adèle寻觅着蓝色,却满目只看到一幅幅的红色,最后竟是通过红色的来源(Emma的新女友)才找到了唯一一抹蓝色。在又一个镜头中,透过Adèle的视角,看到Emma和“红色”在蓝色前合影,这是影片里最触动我的场景。点起一根烟,默默走出画廊,转进深巷里孑然一身的Adèle让我心揪紧的疼,眼泪止都止不住。。。

本文由威尼斯在线注册发布于最新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轻便易行介绍了眉目,美国播出后的碎碎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